奥运一代 拜别清华园

更新时间:2012-07-04 21:30点击数:文字大小:

本文导读:

 西北大学论坛

(1 /1张)

徐天   本报讯 “西山苍苍,东海茫茫,吾校庄严,巍然中央”,最后一次大声唱响这首已传播近百年的校歌,2008年北京奥运年入学的清华大学2012届本科生,今天正式结业。西北大学论坛

  今天上午9时,在清华大学综合体育馆,3322名本科结业生领到了他们的学位证书,并接受了校长的拨穗。

  “芳华永驻,霸气外露!”当最后一个学院软件学院的学生挥动着院旗,高声喊出学院口号时,全场响起了长期不息的掌声,校长陈吉宁端坐在主席台上,面带微笑,为这拨90后学生鼓劲。

  学生的家长从全国各地赶来,参与孩子的结业仪式。整个别育馆座无虚席,大礼堂也特意开放,为无法出场的家长做现场直播。

  清华2012届本科生结业环境

  结业人数:3323名(注:1人未拿学位证书)

  学位人数最多:工学,2035人

  优秀结业生:66名

  结业班先进集体:6个

  校长发言

  提及“舌尖上的清华” 学生叫好

  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今年3月上任,这是他作为校长送走的第一届结业生。当他在开场语中这样介绍本身时,结业生们的掌声立刻响起。

  “几年来,我和老师们看着你们跟从奥运的脚步来到清华,看着最近传到网上的各类卖萌照。我听过你们百年清华志愿者热情的讲解、马约翰杯赛场上负责的呐喊。我记得你们赶去听人文讲座。你们在这里洒下了汗水和泪水,留下了友情和恋爱。”

  他甚至说起最近学校周围正在拆迁的餐馆,“记得北门翅香园拆迁时你们的留恋,其实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处所。”学生们的叫好声瞬间响彻体育馆。

  最后,他还说起最近被清华学生热炒的“舌尖上的清华”,但愿他们多年后想起的,不只仅是这个,因为“清华向往着你的向往”。

  谈抱负 举“90后”杨振宁求学经历

  同样是“八字班”结业生的杨振宁,结业于1938年,今年刚好90华诞,用陈吉宁的话说,“他也是90后”。于是他的故事成为了陈吉宁引用的例子。

  陈吉宁说,1946年,杨振宁在芝加哥大学读研,为了参与字谜角逐,通宵达旦查单词。出门看见了地上的《纽约时报》,上头正写着那一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到者的专访。“于是他自责,杨振宁,你在做什么?”

  而另一个美国人皮特泰尔,则因为没能靠竞争成为最高法院的书记员,而回身投资一家社交网站。

  陈吉宁问,抱负是在别人已经做得很好的路上,继续做得比别人更好,照旧在无人走过的路上独自冒险?

  他本身给出了答案:你们需要的是,不唯众,不唯上,不在意在普通的门路上是否比别人走得更快,而是有在无人行走的荒原上行走的勇气,这样才气看到别人无法看到的情境。

  校长语录:

  到底如何认识抱负?对峙人生抱负,不是学会如何放弃眼前好处,不是可倾其描述的弘大方针,而是一种有真正意义的高贵追求。

  但愿你们回味的不只是舌尖上的清华,不只是平静宽阔的教室,不只是幽美的荷塘和鹤发的先生。当太阳初出时,首先照亮的是你们……清华向往着你的向往,愿你们在抱负的追求中收获一生的快乐和幸福。

  蒋方舟结业 上任周刊副主编

  {

  四年前参与自主招生,被清华大学降60分录取的“美女作家”蒋方舟,今天上午获学士学位结业。

  蒋方舟9岁写成散文集《打开天窗》,此书被湖南省教委定为素质教育推荐读本,现已出书作品9部。

  而即将就任《新周刊》副主编的动静,让她在结业之际再次引起热议。

  昨天,记者就结业等一系列问专访了蒋方舟。

  {

  关于结业  去年的争议文章 是对清华印象的转折点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结业了,清华四年,有什么收获?

  蒋方舟(以下简称蒋):有一些课程、常识本身原本并不会学,但是校方有要求,必需花时光和精力在这个上面,这种强制性的念书给我带来了不少学业上的收获。更多的时候,收获来源于对周围人的调查,如对老师同学,包罗老师的人格魅力对本身的一些影响,这些是我一开始没有想到的。

  FW:你的结业论文是关于什么的?

  蒋:关于网络流传,很普通化,我对本身学业的要求没有那么高。

  FW:去年百年校庆的时候,你写文批判清华,说学校表示出来的是高高在上、虚头巴脑的干部模样,曾引起很大争议。快结业了,你仍这么觉得吗?

  蒋:那篇文章算是一个转折点。母校在我心中,之前就是我文中所写的那样。文章颁发后,在校内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和讨论,清华的形象反而更富厚立体,我发明它的更多面,包罗看到许多不与虎谋皮的同学。

  FW:这一拨结业生最大的特点就是,首批90后入社会,你怎么看?

  蒋:我是89年年末生的,我不觉得本身是90后,始终拿80后的尺度要求本身。另外,我在学生和社会人身份之间的游走已有多年,所以和此外学生纷歧样。

  关于事情  改初志接任副主编 不担忧“泯然众人”

  FW:你曾说结业后想四处游历,不要立刻事情。此刻为什么又接受了《新周刊》副主编一职的邀约?

  蒋:我大一在这边做编缉,比力熟悉这方面的事情。并且,我也但愿在事情之外,能够做本身想做的事,写本身想写的书。杂志社有这个空间。我可以在事情和梦想之间找平衡。

  FW:为什么《新周刊》在你结业的时候公布你签约一事,网友猜疑是否有炒作之嫌?

  蒋:我之前并没有找过此外事情,和《新周刊》有过几次洽谈,他们就说在我结业时再对外发布。

  FW:薪酬是几多,方便透露吗?

  蒋:和业内平均程度一样,一万元阁下。

  FW:刚结业就当副主编,网上有质疑之声,你怎么看?

  蒋:我本身也有很大的自我猜疑,甚至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可能因为杂志社看到了我身上的一些我本身都没看到的潜力和能力吧。

  FW:将来在杂志方面有什么职业成长计划吗?

  蒋:暂时没有。我性格比力随遇而安,只想投入精力,做好本职事情。

  FW:你曾和韩寒、郭敬明等放在一起被提及,但显然你们走的是纷歧样的路。你在清华大学念书,此刻去《新周刊》做副主编,可以说始终在“体制内”,你会觉得本身将来渐渐泯然众人吗?

  蒋:或许四五年前担忧过这个问题,但是此刻最不担忧的就是这个。我觉得要害不是做什么事情,只要作品不绝出,就不会泯然众人。

  关于梦想  30岁后定下来 写作是最退却守

  FW:读大学前,你说选择新闻学院是为了将来做记者,此刻直接出任副主编,记者梦另有吗?

  蒋:有。这四年我做了许多采访性的事情,对人也出格有好奇心。但是既然结业有这个起点,可能做流水线上的小编、记者城市比力难。我或许会找到类似《寻路中国》这样纪实作品的平衡点吧。

  FW:关于你始终在对峙的写作呢,有什么规划?

  蒋:我此刻在写小说,但愿能够年底写完,关于我对大学糊口的总结,无关清华,只是理论性的认知,用小说来表达;本身也在做编剧,该剧8月份开拍;下半年还会写一个话剧,内容还没定下来。

  FW:你的梦想许多,想做的工作也许多?

  蒋:是的,人生不只仅是写好小说。时机、诱惑都许多,我会在30岁之前不绝实验各类对象,30岁之后定下来。我但愿有这种人生经历,写作则是我最后的退守。

  本版文并摄/记者 徐天

  实习生 张荔雯

  清华副校长袁驷为蒋方舟授学位证书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