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教育回归民间乃正道”(组图)

更新时间:2012-06-30 13:56点击数:文字大小:

“让教育回归民间乃正道”西大人在线

西北大学论坛

(左起)蒋梦麟、蔡元培、胡适、李大钊

“让教育回归民间乃正道”

张伯苓

“让教育回归民间乃正道”

胡适(后右)与任鸿隽父子

“让教育回归民间乃正道”

作者智效民

《大学之魂:民国老校长》


  《大学之魂:民国老校长》

  《大学之魂:民国老校长》出书,作者接受采访谈当下高校各种毛病:

  备受存眷的高校录取事情正紧张进行,关于人才的选拔和培养、关于大学教育的话题成为热点。日前,智效民所著《大学之魂:民国老校长》出书上市,引来各界再次存眷大学的各类问题。

  高档教育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大学该如何培育出德才兼备的人才?针对考生和家长体贴的话题,本报记者采访了智效民。他接受采访时暗示,“固然历经时代变迁,民国那几个校长仿若成为高档教育的绝唱,他们民主治校、培养通才、注重人格教育的光耀思想,在今天看来依然熠熠生辉。”

  文、图 本报记者 吴波

  “北大功狗”、“浙大保姆”……

  智效民汇报记者,“之所以将《大学之魂:民国老校长》这本书的书名定为"大学之魂",由此可见校长的重要职位。”书中提到的八位大学校长固然小我私家经历以及当校长的配景不尽沟通,但他们对大学教育目的的理解却是英雄所见略同,那就是塑造健全的人格。蒋梦麟是北京大学历任校长中在职时间最长的一个,他曾自嘲本身是“北大功狗”。智效民说,蒋梦麟在《宁静与教育》一文中曾提到,在专制制度下,老黎民仅仅是一群羊,而统治者则是牧羊人。羊肥了,牧羊人就会杀而食之,于是就呈现暴政,时间长了羊会变瘦,于是牧羊人就会继续放牧,奉行仁政。这就是中国历史上一治一乱的底子原因。蒋梦麟认为,要改变这种恶性循环,就必需增进平民的能力和常识,使每小我私家都养成健全的人格。而教育是“达此宁静目的之要领也”。他说小我私家的价值在于他的天赋与秉性之中,教育的目的就是要尊重这种价值,让每小我私家的特性成长到极致。

  有“浙大保姆”之称的竺可桢的教育理念则是强调独立思考,注重人格涵养,培养领袖人才。他在《知识之重要》的演讲中说:“大学教育之目的,在于养成一国之带领人才,一方倡导人格教育,一方研讨专门智识,而尤重于熬炼人之思想,使之正大精确,独立不阿,遇事不为习俗所囿,不崇敬偶像,不盲从潮水,唯其能运用一己之思想,此所以曾受真正大学教育之富于知识也。”智效民说,竺可桢出格强调大学生要有清醒的头脑,有独立思考、明辨长短的能力。大学教育要让学生把握学习的要领,通过研究学问来培养他们的反省意识和批判精神,只有这样,大学生才有能力对社会和自然进行精细的调查、慎重的考量,才不会盲从迷信,不会被人操作。

  民国校长注重相同文理科

  书中提及的几位校长,都很是重视通才教育,尤其重视文史方面的教育。

  “这就比如盖屋子,根本打得对峙宽厚,屋子才气盖得高,盖得牢。”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在上任不久就曾申饬学生,学问的范畴宜广不宜狭,这样才气形成平衡的世界观和人生观。1943年,他在《产业化的前途与人才问题》一文中强调,大学教育最大的目的在于培养通才,文、理、法、工、农等学院要培养的是这几个方面,甚至是两个方面以上的综合的通才,而不是养成“一批一批限于一种专门学术的专家大概高级匠人”。

  实行通才教育也是竺可桢一贯的主张。他任校长的浙大是由求是学堂、浙江中等产业学堂和中等农业学堂演变而来的,有重视实用教育的传统,无论是大清王朝、北洋当局照旧百姓党统治时期,都把实用教育放在首位。为了改变这一传统,竺可桢上任后主持第一次校务集会的时候就提出,要设立中国文学系、史地系、一年级不分系,将通才教育列入重要议事日程。他曾对学生说,国度每年给你们花许多钱,为的是培养社会的栋梁,时代的砥柱,而不是让你们仅仅学一点技术,为本身谋生找出路。

  胡适注重相同文理学科。为了相同文理,胡适在上海中国公学任校恒久间,亲自兼任文理学院院长,让有志于数理的人学点文史常识,让有志于文史的人学点自然科学。智效民说,胡适有个女学生叫吴健雄,是著名的核物理学家,有“东方居里夫人”之称,她印证了李政道、杨振宁提出的宇称不守恒理论。吴健雄当年是数理系的学生,但是她的文科出格好,作文曾经拿过100分,成为胡适津津乐道的工作。

  中国私立大学拓荒者张伯苓

  智效民接受采访时,出格提到中国私立大学的拓荒者张伯苓的故事,令人感应。

  著名的南开大学发源于“严氏家馆”,为了教育本身的儿女,清末名流严修在家中办了个教馆,即严氏家馆,请张伯苓前来任教。张应聘后,不是贯注四书五经,而是讲授英文、数学和自然科学等教程,并开展体育勾当。1902年,他与严修去日本考察教育,返国后决定把严氏家馆改为中学。在张伯苓主持下,学校于1907年迁入新址,并更名为“私立南开中学堂”。1918年,张伯苓制订开办大学打算。次年9月,南开大学正式创立,成为中国第一所正规的私立大学。

  然而,张伯苓晚年却遭遇冲击晚景凄凉。1948年3月,张伯苓回到阔别多年的南开大学,合法他全力以赴重建南开的时候,蒋介石邀请他出任百姓党当局测验院院长。或许是由于时局和身体的双重原因,他在南京待了不到半年,就飞往重庆养病。1950年5月,张伯苓从重庆返回天津时路过北京,在老伴侣傅作义家停留好几个月。“之所以如此,是周恩来考虑到张伯苓即时返津,可能会遭到激进学生的斗争。”事实公然如此,当张伯苓同年9月中旬返回南开时,南开大学的一些激进师生对他并不接待。这年10月7日是南开46周年校庆,张伯苓很早做好了参与校庆勾当的筹备,但是到了那一天,“南开中学不答允他进入,而南开大学也只布置他在相关勾当中坐一般座席。自此,他变得缄默沉静孤傲,经常呆坐在居室,以手击头,精神颓丧,自感平生事情全被否认……”

  对话智效民:

  校长成网络红人,说明他们会作秀

  广州日报:书中收录了八位民国时期的老校长,既有胡适、张伯苓、竺可桢、蒋梦麟这些在中国教育史上的一流人物,也有任鸿隽、胡先啸等不为人们熟知的人物,但我注意到,您独独遗漏了各人熟知的蔡元培先生,为什么?

  智效民:有些人各人不熟悉,是因为这段历史曾恒久被遮蔽。其实这些人当年都很有名。好比任鸿隽,是中国科学社的首创人之一,夫人陈衡哲不只是一位著名的女作家,照旧北京大学的第一位女传授。杨绛年轻时曾经在他们家住过,此刻杨绛名气很大,而她的恩师却鲜为人知,这是很谬妄的事。

  至于为什么没有写蔡元培,我以为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上,蔡先生是一个无人可比的开民风的人物。他早年参与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中华民国创立后,他作为第一任教育总长,曾制定了一系列教育法令规矩。个中包罗废止祀孔读经、回收西方教育制度,实行男女同校等内容。1916年出任北大校长后,他提出了“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理念,并一扫原有的权要作风和腐败气息,为北大奠基了正确的成长偏向。我写大学校长的时候,固然也很想写一写他,但因为手头资料有限,再加上有关他的年谱、传记已经许多,所以就放弃了。这确实是一个遗憾。

  广州日报:近些年,越来越多的中国大学校长走红网络,好比:北大校长周其凤、华中科大李培根、被称为“纪宝宝”的中国人大校长纪宝成等,您如何对待这现象?

  智效民:我总觉得一个校长要想为人师表,首先要做到“厚道”二字。如果你连厚道都做不到,其他就不必谈了。这两年,很多大学校长因为在开学仪式或结业仪式上的讲话而走红网络,受到很多学生的追捧,这一方面说明青年学子的纯真可爱,另一方面也好像看到大学校长的一点变革。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只能牢记“听其言观其行”的古训,才气有正确的判断。按照我的经验,越是花里胡哨,哗众取宠的行为,就越不厚道,也越不能轻信。

  另外,对付大学校长来说,当前大学的问题不是如何改变本身的形象,而是如何改变办学偏向。总而言之,很多大学校长是很“智慧”的。他们的讲话反应了体制的松动。在这种环境下,他们固然有改良的意图,但由于体制的束缚还在,他们也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畴内进行表达。虽然,个中也不排除作秀的身分。

  广州日报:今年,南方科技大学作为高档教育改良试验田正式得到教育部核准成立,并首次自主招生,该校自开办以来,进行了“去行政化”、“传授治校”、“自主招生”等重大改良。您是否看好南科大这块“试验田”?

  智效民:南科大的做法对教育改良具有打破性的意义。从历史上看,我国自古就有学在民间的传统;从世界范畴来看,一流大学也都是私人或城市所办。因此让教育回归民间,乃是人间正道。我想知道的是,该试验田能维持多久,对现实有多大的影响力。来源广州日报)


Baidu